SELF PORTRAIT IV

潛水了幾天我似乎慢慢游出浮面了,只剩一只腳趾頭輕盈點水地還在水平面上,靜靜地等它完全離去。過往仍依然落印在我心中,但不眷戀,而是如寶貝般地閱歷帶著它繼續向前。這樣的畫面是輕淡美好、強大而不忘的。

有些過程必定只有自己靜靜地一個人承擔並它讓你往後逐漸內心更堅強。而我的畫離不開眼睛,總是在面孔表情上打轉,它代表了每個人的故事、生活、閱歷,用簡單地幾條勾線畫出每個人背後的掙扎、猙獰、妥協、放下、淡然、平庸、到心如止水。

 

 

 

 

Advertisements